第二十三章 三进无极庵 下篇

发布日期:2019-08-12 01:21   来源:未知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沉睡了一夜又一昼的柳若锦,渐渐苏醒过来。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身上的衣衫,缓缓坐起,望着禅房中的陈设,舒展了一下身体,感到分外心安。

  她静静的蹬上靴子,走到方桌旁,将壶中的水倒入杯中,缓缓饮下。望向窗外,有一人影坐在台阶之上,她快步走出…

  “明轩,天寒地冻的,你怎么坐在这里?”柳若锦微声道。

  “若锦,你醒了…我….我…..”我低下头,迟疑道。

  “明轩,我早已察觉到萧未遇给我的那瓶药,绝非什么疗伤圣药……如今,能看到你在我身边,我的心也已平缓了许多………”柳若锦低眉垂眼,脸红耳热,道。

  “若锦,如今我们所在之地,叫做:无极庵。那晚之后….我便抱着你,来到了这里…”我焦眉苦脸,道。

  “明轩,不必多言。在江月门的大船上,我们已经结为连理,是名正言顺的夫妻。总之…总之,是你….就好….”柳若锦转身举步生风的走入禅房之中….

  望着柳若锦关上的房门,我心中不禁感叹:虽与若锦拜堂成婚,但每每看到她,都不敢有丝毫的靠近,她是那么的神圣、纯洁,如莲花般屹立在清澈见底的荷塘中......如今,事已至此,也许自有天意安排吧,再细细想来,对于夫妻之间,也属正常之事吧。

  …………….

  “萧兄,我已说服师父故遗名,天亮后,你便可启程,去寻柳若锦。”应萧索疾步走入房中,笑面夜叉的看着萧未遇,道。

  “真的吗?师父真的答应了吗?”萧未遇惊道。

  “是的,此次出寻,你不但可以带领灭影门的一众门徒,还能带上金银珍宝。哪怕是出门后,你再收买江湖势力也好,还是买通官府也罢,都无人过问。我想,这次你定能如愿以偿。”应萧索微笑道。

  萧未遇望了望应萧索信心满满的样子,疑虑道:“你是怎么说服师父的?不但准许我出灭影门寻回若锦,还赏赐给我如此之多的人手和财物,真是令人费解。师父,到底是怎么说的?”

  “你无需多言,尽管去做你想做的事就是了,但是,切记!不要伤到柳若锦分毫!至于那郭明轩….哈哈…任你处置。”应萧索奸笑道。

  “我绝不会伤害到若锦的,好,既然如此,我天亮就出发…”萧未遇再无疑惑,说道。

  翌日,清晨。

  偌大的灭影门前院,站满了身着黑衣,且不苟言笑的人,众人的两侧摆放着数口红色大箱子,如嫁妆一般。

  “尔等听令,此次出行,要听从萧未遇的指令。他代表故门主去办事,务必全力配合!”应萧索当先喝道。

  “谨遵门主令!”众人的回喝声在庭院内,不绝于耳。

  “走,我们出发吧?”萧未遇沉声,道。

  “不,萧兄。你自己去,我在门中策应你,我留下可以时刻为你打探师父故遗名的动向,你此次出行定然无忧!”应萧索胁肩谄笑,道。

  “好的,我在此先谢过了。”

  “出发!”萧未遇高声道。

  一路之上,萧未遇骑着高头大马,兴致勃勃的行在众人之前,所到之处无不威风凛凛,甚是招摇。

  灭影门的旗子也在载运着数口红色大箱子的马车上,不停地摆动着。凛冽的寒风虽然把旗子吹得“呼啦啦”作响,但依然可以看到旗子上黑色梅花的图案。

  “萧头领,这鬼天气,也不知道门主让我们出来办什么事。我这儿有酒,你饮下一些,暖和暖和吧。”一人从后赶上萧未遇,道。

  “不用,我们必须快速赶到苍琼阁!”萧未遇忙道。

  “苍琼阁?萧头领,我们到苍琼阁干什么?”那人,惊道。

  “替门主找寻她的女儿柳若锦。”萧未遇不耐烦道。

  “门主还有一个女儿?”那人一怔,迟疑道。

  “快走吧,别废话,如果天黑还到不了,这天寒地冻的,我们就要露宿荒野了!”萧未遇皱眉道。

  紧随萧未遇其后的一人,远望道:“萧头领,你看。前方路口有一茶舍,不妨让弟兄们歇歇脚,再赶路吧。弟兄们,有了脚力,才能不负门主重托啊!”

  “嗯….好吧,告诉弟兄们,快速休整,别当误了行程。”萧未遇左右张望,神色不宁,道。

  众人跟随着萧未遇,大步来到茶舍之内,连连吆喝着小二上茶,一时喧杂四起,谈笑不断。

  …………….

  “你说,这数口大箱子,里面装得什么?”坐上茶舍角落的,一白衣男子,喃喃道。

  “谁知道是什么,这么多人护着,想必是贵重之物!”白衣男子身旁的灰衣男子,道。

  “他们抬着箱子进来时,脚步沉重,且需要四人一起抬…这数口大箱子里面应该全是金银珍宝。田兄,可有兴趣探上一探?”白衣男子斜视着远处的数口红色大箱子,道。

  “哈哈,有我田一不敢做的事吗?白兄,你未免也太小看我田某人了。”灰衣男子:田一,冷笑道。

  “既然田兄也想一探究竟,那我白卓就奉陪到底,事成之后,你我一人一半。我白某人决不食言。”白衣男子:白卓,点头道。

  “白兄,不是我田一惧怕他们,而是他们人手众多,你我该从何下手呢?”田一疑惑道。

  “哈哈,田兄,你看我手中是何物?”白卓从怀中掏出一白色,且画有兰花的小瓷瓶,低声道。

  “这难道是…‘飘香酥骨散’?我只知,白兄整日流连在烟花之地,饮酒作乐、醉生梦死。还真不知,白兄竟有这么厉害的玩意。据说,这‘飘香酥骨散’是元室大内,为了捕杀民间反叛侠士而精心调制的,只需闻上一闻这飘出的香气,任凭你如何神功盖世,都会瞬间骨肉酥软,瘫倒在地,任人宰割的。”

  “只是,那元室灭亡之后,这‘飘香酥骨散’也随着消失得无影无踪。白兄,又是如何得到的?”田一,连连惊道。

  “田兄,所言甚是。我也是在一场民间暴乱中,偶尔获得此物。今日,我们就试上一试,哈哈。”

  “田兄,你我捂上口鼻,我将这‘飘香酥骨散’打开,片刻之间,这数口红色大箱子便是我们的了。”白卓,笑意连连道。

  话落,白卓凝视着萧未遇一行人,缓缓的打开了‘飘香酥骨散’的瓶塞…

  “好香啊….”萧未遇连同身边的众人环视着周围,寻找着香气的出处…

  “这香气,定是从哪位美貌女子身上飘过来的,可怎么看不到人呢?”一人站起远眺,道。

  “莫非,这茶舍之内,有女扮男装之人?”另一人,惊道。

  “哈哈,不会是你身上涂了女人用的东西吧?”第三人,起哄道。

  “不对,这香气有问题,大家快屏住呼吸!”第四人,慌乱道。

  “哎呀….哎呀…..怎么回事?…..哎呀……”只见茶舍之内,众人纷纷倒地,喊叫道。

  “哈哈,哈哈…现在才知道有问题,是不是已经晚了…”白卓慢慢站起,狂笑道。

  “白兄,果然高明,我先去探上一探。”话落,田一便行疾如飞得来到数口红色大箱子旁,欲打开身边的一口箱子。

  “住手,你们好大的胆子,敢动灭影门的东西!”萧未遇拔出佩剑,指向田一,道。

  “灭影门?尔等是灭影门的人?”白卓,迈四方步走到萧未遇面前,道。

  “我们正是灭影门的人!车马之上的旗子,难道你看不到吗?”此时,萧未遇的身子已经明显无法直立,他剑尖支地,道。

  “风太大,我们实在看不清旗子上的图案。灭影门的声威,我是听过的,但是仅凭几面旗子,怎能证明,你们就是灭影门的人?”白卓注视着萧未遇,道。

  “你不妨再看一下地上的众人,每个人脖颈上是不是都印有一朵黑梅花?且图案、大小、位置完全相同?”萧未遇缓缓道。

  田一分别察看后,望了望白卓,贴耳低声道:“他们脖颈上确实都印有一朵黑色的梅花,且形态完全相同。”

  白卓迟疑了一会儿,慢慢的打开了身下的一口红色大箱子,森然道:“这位英雄好内力,毒性现在才开始发作。看来你们真是灭影门的人,无敌于天下的神秘杀手组织,我们自然是不敢得罪。但是….这送上门来到金银珍宝,岂有不拿之理?”

  “想拿这些金银珍宝也不是不可,只要你们能召集人手,同我一起去找寻一个人,这数口红色大箱子,我愿双手奉上。”萧未遇低沉道。

  “听起来很不错,既不得罪你们灭影门,也能得到我们想要的,这样最好不过。但就不知,你们要找什么人?如果要找天上的仙女,海里的蛟龙,我们可办不到。”白卓摇头,干笑道。

  “说吧,要找什么人?我和白兄不才,刚好各自统领一派,只要你灭影门不刁难,找人自然不在话下!”田一,高声道。

  “我们要找之人,只是一位女子而已,但这女子的身份尊贵,乃是我灭影门门主故遗名的亲生女儿,她现在苍琼阁附近,只要二位施以援手,这数口大箱子里的金银珍宝就全是你们的了。”萧未遇,忙道。

  “哈哈,好,好,好!没想到如此简单,我等这就回去召集人手,陪同你们一起寻找,只是这数口大箱子…..”白卓迟疑道。

  “这数口大箱子,可先行抬放到你们其中一人的帮派内,这点东西对我们灭影门来说,不算什么。但是,你们也别想食言,灭影门要追杀的人,即便逃到天涯海角也是必死无疑!”萧未遇,忖道。

  “那是自然,我们也不想招惹你们灭影门。走吧。”田一望了望数口红色大箱子,喜眉笑眼,道。

  “那…还不快给我们解毒?”萧未遇,微怒道。

  “好,好,好。可是这‘飘香酥骨散’如何解….我也只是听说过,从未解过…”白卓六神无主,道。

  “什么?你的毒药,你没有解法?”萧未遇火烧火燎的看着白卓,道。

  “白兄,我先回我的沧澜帮调集帮众,你在这里稍后。”田一,话落。又扯了扯白卓的衣角,拉他至一旁,低声又道:“白兄,倘若现在给他们解了毒,他们要想反悔,便能立即将我们擒住,不如你留在此处,拖延时间,我先去调派我沧澜帮和你风尘阁的弟子前来….”

  “也好,也好。田兄,拿上我的风尘令,你先去调遣人手。要快,否则我也拖不了多久…”白卓,小声嘱咐道。

  “你们在嘀咕什么?到底能不能解毒?不是已经说好了吗?怎么?怕我们灭影门反悔不成?”萧未遇,高声喝道。

  “英雄,莫急。先让我田兄回去调派人手,一会儿我们也好一起上路,去寻找你们故门主的女儿。”白卓望了望远去的田一,侧脸转向萧未遇,忙道。

  “你所说的解毒方法是什么?你不会在戏弄我吧?”萧未遇,怒道。

  “这位英雄,还未请教阁下大名?”白卓拱手道。

  “在下,萧未遇。你大可不必刻意拖延,这数口大箱子里的金银珍宝,本就是用来召集各方江湖势力的。如今,正好遇到你们,也算是一种缘分。”萧未遇,焦急道。

  “原来是萧兄,久仰久仰!在下:白卓,乃是风尘阁的阁主,本阁以经营花月场所和赌场为主,阁中弟子也多为女子,且分号众多,萧兄日后定要捧场啊。”

  “对了,刚刚我身边的田兄,是沧澜帮的帮主田一,经常活动在大海之上。可当下,天气寒冷多变,海上已无财路可寻,他便带领帮众,到此生息。”白卓,略显平静地接连道。

  “白兄,我们既然有缘相识,又正好各有所需。快快说出解毒之法,休要再磨磨蹭蹭的…这岂是大男儿所为?”萧未遇,脸色苍白,颤声道。

  “萧兄,有所不知,此‘飘香酥骨散’之毒,我听闻只需用沾满…体内排出的浊液的布,捂住口鼻片刻,便可解之。就是不知…是否有效….”白卓的神情有些紧张,但语速却是极慢的,也许他怕说出解毒之法后,萧未遇会更加愤怒…

  “什么?用尿液?真是闻所未闻!也罢….也罢….但,你最好不要骗我!”萧未遇一怔,惊道。

  “弟兄们,你们都听到了吧?是否想解毒,你们自己决定吧!”萧未遇,回望倒地众人,高声道。

  话落,倒地的众人纷纷挣扎着撕扯下衣衫上的布角,放在身下,各种呻吟唏嘘声,持续传来。想必,这样的排泄方式,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见到…

  白卓见状,已笑得乐不可支….萧未遇则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倒地众人的一举一动,生怕这种方法解不了‘飘香酥骨散’之毒。

  片刻间,倒地的众人,纷纷摇摆着站了起来,其中一人走到萧未遇身旁道:“萧统领,你怎么还不解毒啊?体内没有浊液吗?要不….用我的?….我的多….”

  萧未遇一脸无奈,低头无视,道:“不用,我自己有…”

  …………….

  解毒之后的萧未遇,盘膝打坐了起来。这时,从远处黑压压的来了一众人,其中不乏貌美如花的女子,带头的正是那沧澜帮帮主田一。

  “田兄,你来了。”白卓高声呼道。

  “是的,萧兄。你看,你我门人聚集在一起,也有上百人了,这声势如何?”田一指了指身后的众人,大笑道。

  “好,好,好……哈哈哈。”白卓与田一相视而笑,道。

  “我们走吧,白阁主。只是,你阁中来这么多女子,且都是些娇滴滴的姑娘,岂能助我们成事?别延误了我们的正事….”萧未遇慢慢的站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道。

  “哈哈,萧兄,别看她们是女子,可不比你手下的那些弟兄差。倘若寻找之处有什么困难或不便,反而要全依仗她们…”白卓微笑一笑,道。

  “好吧,你随意吧。走,弟兄们,我们去苍琼阁!”萧未遇当先喝道。

  “且慢,这位英雄。你有言在先,可以先把这些金银珍宝放置在我们帮派之中。可我细细想来,不如继续带着一同上路,反倒安全。”田一,忙道。

  “好,好,好。你想怎样就怎样,我们可以出发了吗?”萧未遇有些不耐烦,道。

  “自然可以,走吧….”田一,看了看,已装在车马之上的那数口红色大箱子,紧跟在萧未遇的身后,道。

  …………….

  就这样,近一百五十人的队伍,穿过重重密林。在傍晚时,涌入了苍琼阁内….

  “我和田兄派人已四下找过,阁中空无一人。”白卓来到萧未遇身旁,道。

  “既然阁中无人,这一路之上,也未询问到丝毫线索。想必,那郭明轩带着柳若锦往深山里去了,事不宜迟,将火把分发给众人,我们进入群山之中继续寻找。”萧未遇怅然若失,道。

  “萧兄,天色已晚,不如我们在这苍琼阁休息一晚,明日再寻,岂不是事半功倍?”田一,道。

  “不行,故门主之事,延误不得,我们需立即出发!”萧未遇摇头,厉声道。

  “那….我们走吧,我等兄弟既然拿了灭影门故门主的钱财,自当尽力而为!”白卓义正词严,道。

  幽暗的山路,被众人的火把照得通亮,远远望去,曲曲延延犹如一条火龙一般…

  “萧兄,这群山起伏重峦叠嶂,其中大小山洞颇多、密林无数,弟兄们已分开寻找了数个时辰,仍是一无所获。”白卓气喘吁吁,道

  “山洞、密林中躲避一时尚可。那郭明轩与柳若锦皆气息紊乱,急需休养,必定要找寻一处能安身修养的地方。白阁主可看到这山中是否有庙宇或道观?”萧未遇若有所思,道。

  “我风尘阁的弟子途经之处,确实有一间破庙,但已然找寻个遍,却没有发现那里有人停留过的痕迹,我们是否还要往四周的山上继续寻找?”白卓,皱眉道。

  “不用。那日,我与柳若锦分开之时,她已全身无力。就算有郭明轩陪同,也定不会走太远,我们应该以此处为中心,方圆数里仔细搜寻,必有所获。”萧未遇,望了望前方葱郁的山林,摇了摇头,道。

  “那日?萧兄,你们分开了几日?这几日中,他们是否早已远走他处?”白卓疑惑,道。

  “我和柳若锦分开大概有两日有余,我敢断定,他们必然不会走远。白阁主还请传令给你阁中之人,耐心仔细的寻找便是了…”萧未遇神色自若,道。

  萧未遇与白卓的话音刚落,远处便奔来一人,大呼小叫,吆喝连连,“白阁主….白阁主….不好了,不好了….田帮主和人打起来了…”

  “这位是沧澜帮的兄弟吗?怎么回事?田帮主和谁打起来了?”白卓,高声道。

  “是,我是….沧澜帮的张奎。白阁主,我们…我们沿着南侧的….山间小径…一直走,看到了一座庵堂,田帮主寻人心切,便想破门而入,却被…却被几个尼姑拦在门外…争论了几句后,就…就打起来了…”自称沧澜帮的张奎,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嘶哑着嗓门道。

  “走,萧兄,我们前去为田兄助阵。”白卓,忙道。

  话落,萧未遇与白卓各带数十人,随张奎而去….

  “施主…施主…睡下了吗?我是惠静师太的座下弟子妙真,有急事求见。”庵堂内,阵阵的敲门声,惊醒了睡梦中的柳若锦。

  她拿起床榻边的苍琼剑,打开了房门,道:“小师父,发生什么事了?如此惊慌?”

  “施主,山门前来了一行人,各个粗鲁不堪,像是在找寻什么人。我奉惠静师太法旨,带女施主和同你一起前来的那位男施主到本庵的密室之中,暂作躲避。”妙真小师父双手合十,急促道。

  “惠静师太是否有危险?”我闻声后,也从隔壁的庵房之中走出,忙道。

  “是啊,惠静师太让我们躲进密室,她可有万全之策?”柳若锦神情凝重,道。

  “两位施主,所来之人极有可能是为了找寻两位的,他们并非善类,惠静师太自有应对之法,还请两位施主随贫尼前去庵中密室。”妙真小师父分别看了下我和柳若锦,焦急道。

  “行,还请小师父带路。”我拱手,道。

  “明轩,我们去了密室,万一惠静师太遭遇不测,你我便难辞其咎…”柳若锦拉住我的手,道。

  “所来之人,倘若真是为了你我二人,他们在庵中找寻不到,便会自行离去。我们先到密室之中,静观其变。”我与柳若锦四目相对,道。

  在庵中深处的无极堂内,偌大的观音像赫然而立,只见她手持净瓶、脚踏莲花,神态自若,额部宽广,眉眼细长,方颐薄唇,智慧慈善地凝视着远方,我顿生敬意。

  只见,妙真小师父扭动了一下佛前烛台,便指引我们来到佛像背后,地面上出现了一条深不见底的梯阶来。我和柳若锦随妙真小师父缓缓下行,来到了一间地下四方房间之内,数盏烛台被点亮后,我发现此处密不透风,且有简单陈设。

  妙真小师父走到房间内对应梯阶的另一面,道:“这里还有一盏烛台,转动后,便会打开一道门,从门中而出,便是一条通往后山的通道。以前,庵中常常收留一些反元义士和被欺压的百姓,此密室也是为了躲避元兵的搜查而建,虽年份已久,但此通道一直保留至今。”

  我和柳若锦尚在惊讶之中,妙真小师父接着道:“二位施主,也可从此通道下山离去。妙真先行离开,望二位施主多福多寿。”

  “妙真小师父,你去哪?”我急忙凑上,道。

  妙真小师父却没有任何言语,略显着急地走上梯阶,返回到了无极堂内….

  “明轩,我还是放心不下,不如你我二人出去助各位师太一臂之力。”柳若锦忧心忡忡,道。

  “若锦,我们到梯阶出口处,暗自观察。若所来之人与众师太无休止的纠缠,我们便出去与其拼杀;倘若,所来之人,寻后无果,主动离去,我们藏身在此,也可避免庵中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我百感交集,道。

  “好吧,明轩。为今之计,只能如此了。”

  …………….

  “住手!师太,何必那么大火气,我们只是找人而已,并不想打扰众位师太的清修,还请师太行个方便,让我们进庵找寻一番。”萧未遇来到庵前,喝道。

  “是啊,师太。我们与贵庵无冤无仇,何必针锋相对,只要师太行个方便,我们找不到要找的人,我们便立即离去。”白卓站在萧未遇身旁,沉声道。

  “萧兄、白兄,别和这老贼尼多废话,我等行走江湖,畏惧过谁!这不知死活的老贼尼敢拦我进庵,我看她是活得不耐烦了!”田一,戟指骂道。

  “阿弥陀佛,众位施主,我无极庵内皆是女尼,多有不便。还请众位施主快快离去,以免扰了佛门清净。”惠静师太,缓缓道。

  “无妨,无妨。我风尘阁大多都是女弟子,只要师太准许她们进入庵中找寻便可。”白卓,大笑一阵,道。

  “也罢,也罢。看来众位施主,今日是非进庵不可了,那就依这位施主所言,让你阁中女弟子进庵一看吧。”惠静师太望了望来到她身旁的妙真,神色自若,道。

  “还不快快进入庵中?”白卓斜视着阁中女弟子,冷然道。

  “是,阁主。”话落,数十名风尘阁女子,进入了庵中….

  “萧兄,我带来的这些女弟子终究还是派上了用场。你请放心,她们各个心细如麻,必然不会放过庵中的任何角落。”白卓对着萧未遇微微一笑,低声道。

  “嗯…但愿有所收获,我也能早些见到若锦…”萧未遇心神不定,道。

  “要我说,根本就不用和这老贼尼客套,我们直接杀进去便可。”田一,恶狠狠道。

  “田兄,稍安勿躁。难道你还不相信我风尘阁的人吗?再说,你和这些尼姑们置什么气啊。”白卓,干笑道。

  “真不知道你们俩个怎么回事,我们一百五十余人,有什么可怕的?!”田一,指了指陆陆续续赶来的门人,不解道。

  “灭了这庵堂是小,辱了我灭影门的威名是大!堂堂灭影门,对一群尼姑动手,岂不晦气?”萧未遇微怒道。

  “不是,我…我是觉得…我们没必要…”

  田一话未说完,进入庵中找寻柳若锦下落的风尘阁女弟子们纷纷走了出来,当先一人向白卓摇了摇头,站到了一旁。

  第二人道:“阁主,未找到要找之人。”

  第三人道:“没有。”

  第四人道:“没找到。”

  第五人道:“除了尼姑,没有别人,更别说男子了。”

  第六人道:“没有。”

  白卓对着萧未遇耸了耸肩,苦笑道:“萧兄,看来庵中没有我们要找的人,我们走吧。”

  “阿弥陀佛,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也可搜索微信公众订阅号ChinaJoy,正如这位男施主所说,你们还是快快离去吧…”惠静师太,道。

  “走吧。”萧未遇沉着脸,郁郁寡欢的挥了一下手,众人随他向深山走去…

  “不对,深山之处,再无他路,你阁中的女弟子认识柳若锦吗?如果她扮成尼姑,混在其中,岂能认出?若锦的倾城之姿,若是男子一眼便可认出;可你那女弟子们各个美艳妖娆,自视清高,眼中又怎能容下若锦?!”萧未遇赫然醒觉,停下脚步,对着白卓,惊叫道。

  “萧兄,你的意思是?”白卓一怔,沉吟道。

  “我们回去!”萧未遇厉声道。

  ……………….

  “师父,师父….他们….他们又回来了….”无极庵一尼姑,颤声道。

  “快,随我到山门前迎敌!”惠静师太,道。

  “阿弥陀佛,众位施主,去而复返,所为何事?”惠静师太一人当先,道。

  “师太,我并不想为难于你,请叫上你庵中的所有弟子,聚在一处,我要亲自进入庵中,寻找我们要找之人。”萧未遇森然道。

  “这位施主,刚刚你们的女弟子们已经找寻过一次了。我佛门清净之地,岂容你们三翻四次的惊扰?”惠静师太,双手合十,缓声道。

  “师太,如果我非进不可呢?”萧未遇直眉怒目,道。

  “那就从我惠静的尸体上踏过去。列阵!”惠静师太,疾言怒色起来。

  “师太,就凭你这些人,怎么和我身后的众多弟子抗衡?我说过,我不为难于你,我们俩个单打独斗,若我赢了,让我进去;若我输了,我转身便走。可好?”萧未遇冷笑道。

  “阿弥陀佛,施主能有此番决定,再好不过了。请出招吧。”惠静师太,微笑道。

  “看招!”萧未遇拨出手中佩剑,轻轻跃起,嗖的一声便向惠静师太头顶横斩过去,万道剑气也连续刺向她的胸膛…

  惠静师太缓步后移,使出‘观微无痕掌’,挡下万道剑气,又顺势侧身使出一招‘坐禅指’,二根指头挟住了萧未遇剑尖,轻轻一弹,剑身便来回摆动起来….

  萧未遇落在一旁,又接着跃起,连续在空中挥出剑气,凌厉的剑气不断得向惠静师太斩去…

  惠静师太接连左扑右闪,忽然弓步跃起,右掌在空中重重击出,使出了一招‘观音推手’。只见一张偌大的手掌,向萧未遇压去….

  萧未遇心中一凛,暗道:“这老贼尼内功甚高,长久僵持下去,我必输无疑!”他剑锋朝地,快速落下,躲过了那‘观音推手’。剑尖与地面接触的那一刻,他斜眼看了一下不远处的白卓,白卓察觉到了萧未遇眼神,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萧未遇弯剑弹起,在空中旋转上升,剑气也越聚越多。随后,平倾身姿,剑锋向惠静师太刺去….白卓见状,从腰间掏出梅花镖,冷不防的也向惠静师太掷去。

  惠静师太的双手同时在身前画圆摆动,使出‘佛云手’挡下袭来的道道剑气。忽觉,丹田之处有猛烈的疼痛感,使她一时无法续气,她低头一看,一梅花镖正中小腹处…

  惠静师太低头的一刻,萧未遇的剑,刺穿了她的右臂,没等撕心裂肺的叫喊声发出,萧未遇又顺势拔出剑身,惠静师太被甩倒在地,她左手捂住右臂,身体不断的颤抖着….

  “师太,得罪了。”话落,萧未遇大步走去无极庵中….

  “卑鄙小人!居然暗算我师父,你们算什么英雄好汉,灭影门也不过如此…都不要拦他,让他进去!”妙真疾步向惠静师太跑去,将惠静师太揽入怀中,怒视着萧未遇,道。

  无极庵的弟子,闻言后,缓缓后退,给萧未遇让出了一条入庵的道路来。

  萧未遇在无极庵中徘徊数趟,心灰意冷的坐在无极堂观音佛像前,喃喃自语道:“若锦,你究竟在哪里…..”

  随后,他缓缓站起,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佛像背后,他略带迟疑的望去,又随着他的一声长叹,万念俱灰的离开了无极堂,走出了无极庵….

  “我们走吧,确实没有…”萧未遇愁眉不展,道。

  白卓与田一,看了看萧未遇的神情,不敢多言,紧跟其后,缓慢地向苍琼阁走去…

  ……………...

  回到苍琼阁内,萧未遇如坐针毡,无法入睡。他黯然神伤的来到了,柳若锦原本的房间内,静静的坐在床榻之上,抚摸着上面的一切,眼泪滴滴落下…

  ……………….

  我和柳若锦,良久听不到无极堂内有任何动静,便顺着梯阶,走出了密室,看到庵中一切如旧,丝毫未损,我们相视而笑,内心都变得平静起来。

  “明轩,我们要去感谢一下惠静师太的救命之恩。”柳若锦微微一笑,道。

  “是啊,你我如今都无法使用内力,否则也不会如此一般…”我叹声道。

  “没事,明轩。只要我们好好调息数日,会恢复如初的。你看,小师父们都没有受伤,不过她们看起来好像很忙碌的样子…”柳若锦一边安慰我,一边望向堂外,道。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她们为何如此急促…”我也向堂外望去,道。

  “走,我们去看一下。”柳若锦行步如飞的出了无极堂。

  “小师父,发生什么事情了?”柳若锦拦下一尼姑,忙道。

  “师父惠静师太,遭到小人暗算,伤了右臂….”这尼姑沮丧道。

  “什么?带我们前去。”我顿时,百感交集,愧疚之心,涌向心头….

  一进入惠静师太的庵房,我便疾步来到她的面前,面如死灰的道:“师太,你没事吧?”

  “对不起,如若不是我们,您也不会受伤…”柳若锦忧心如焚,道。

  “两位施主,贫尼没事。只是右臂受了点剑伤罢了。没什么大碍。”惠静师太抚摸着柳若锦的头发,微笑道。

  “孩子,你与这位男施主速速离去吧,贫尼已无力再保护你们了。”惠静师太低声道。

  “不,师太。您与我们萍水相逢,其实您没必要这样做的….师太….”柳若锦哭泣道。

  “孩子,莫哭。佛家讲究机缘,既然你们来到了无极庵,定有我与你们的因果定律。也许,我们这一份因果,会去改变另一份因果,所以,孩子,不必介怀…”惠静师太望着供台上的观音像,缓缓道。

  在苍琼阁内,伤心欲绝的萧未遇,一直停留在柳若锦住过的房内,不时传出长吁短叹声…

  “萧统领,在吗?”忽然,房外传来一阵柔媚的敲门声。

  “萧统领,我知道您在房内,若您还未歇息,不如让小女子进去,陪一陪萧少侠。”这柔媚声中又略带些许恳求之意,使萧未遇心头一紧,他擦了擦脸上未干的眼泪,缓缓的走向房门处。

  “姑娘是?找萧某所为何事?”萧未遇打开房门,门外竟是一位清丽淡雅、楚楚可人的女子,她黛眉轻扫,红唇轻启,一身素净的衣裙,嘴角勾起的那抹弧度,仿佛还带着丝丝微笑。

  “小女子是风尘阁的素锦,不知是否有幸与萧头领共饮一杯。”这女子接过身后丫鬟手中的托盘,柔声道。

  “素锦….好名字,好名字…”萧未遇敞开房门,转身走向房内的方桌旁,静静的坐了下来。

  “萧头领少年英雄,又俊朗无比,在为何事忧伤?”素锦轻盈的走进房内,用脚跟把房门关上,道。

  “都是些世俗之事,不足挂齿。”萧未遇叹道。

  “既然如此,不如小女子为萧头领歌舞一曲,以解心中愁闷…”素锦欲将托盘中的酒菜放置在方桌之上,她衣裙包裹着洁白细腻的肌肤,每走一步,都要露出细白水嫩的小腿来,脚上的银铃也随着步伐轻轻发出零零碎碎的声音。

  随后,她玉足轻旋,裙摆旋舞,柳腰轻摇。眼波一转,流露出的风情让萧未遇瞬间忘记了一切…

  “萧统领,来饮下此杯。”素锦舞步移至萧未遇身旁,微声道。

  “好,好。你跳得真好,我饮下就是。”萧未遇痴迷的看着素锦,道。

  “来,再饮一杯。”素锦旋转身体,坐在了萧未遇的腿上,娇声道。

  “好,我饮。”萧未遇呆笑道。

  “素锦美吗?萧统领喜欢素锦吗?”素锦紧贴着萧未遇的耳朵,缓声道。

  “素锦….素锦….若锦….”萧未遇喃喃自语道。喃喃间,他只觉心头一痛,惊恐的将素锦推至一旁,酒杯内的酒也随之洒在了桌子上…

  “萧统领,怎么了?难道你不喜欢素锦吗?”素锦急忙从怀中掏出丝帕,擦拭着桌上洒落的酒水,迟疑道。

  “喜欢…喜欢…我至始至终只喜欢锦儿…”萧未遇失魂落魄,道。

  “呀!这房间应是长久无人打理吧,我这丝帕才擦了几下,就脏了一大片…”素锦眉头一皱,道。

  “对啊,长久无人打理……不对…无极庵中另有玄机!”萧未遇看了下桌面上被擦拭过的地方;又看了看未擦拭之处,微微一怔,赫然醒觉,惊叫道。

  “什么?”素锦,愣道。

  “去告诉你们阁主和沧澜帮的帮主田一,我要再去一趟无极庵!”萧未遇忽然站起身来,喝道。

  “这么晚了,萧头领还去什么无极庵啊……难道…萧头领真舍得下素锦吗?”素锦,媚声道。

  首先,向各位道歉,这两天,没有充足的时间,静下来写作。此章节待续,可能会写一万字左右,这几天会随时改动。还请各位书友见谅。下载App,免费畅读进入章评(0) »第二十三章 三进无极庵 下篇你刚刚阅读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