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2险象迭生④

发布日期:2019-08-11 00:45   来源:未知   

  展开的乌黑铁制甲板,如圆柱顶端平面拼接在一起,犹如黑曜石般,沉淀着一股极为古老的气息,赤金色的朝霞给整个赛场披上一层柔和的金芒,红旗飘动,恍若锦缎缭绕在天空之上。

  “哗哗――”两辆骑刃王不声不响释放着气浪,这及其浓郁的各色气流盘旋再战刃周围,恍若清泉甘霖一般,涌出无数股涟漪,向外扩散,犹如薄纱般的浅雾,汹涌的潮水一般,气势却及其骇人,让靠近赛场的一些观众不由自主感觉到了毛孔的战栗。

  在场所有观众眉宇间展现着激动的情绪,恍若火山岩浆一般,一时间把持不住,火热喷发出来。

  狱镰骑装甲上一排排凸出尖顶状嶙峋硬甲,各种密集的纹路延伸,尤为惊骇的是那诡异如同死神般的镰刀状的战刃,淬着幽绿色的光影,在幽幽的转动。

  断飞廉眸间瑰宝般的琉璃碧色,他牵动着莹粉的嘴角,很是兴奋的大笑道:“果然现实和虚拟就是不一样~这种身处在危险环境下的心情波动,虚拟是无论无何也不会模拟出现的呢~”

  “怎么?”低低的笑声从钢千翅嗓音里滑出,勾起一抹慵懒邪肆的笑意,双手下意识的握住操作杆,“你这是怕了?”

  “怕?”断飞廉纵声大笑道,言语中充斥着浓烈的**味,“我断飞廉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来不知道‘怕’字怎么写。”

  “放心,经过这一次比赛之后,你会明白的~”钢千翅笑得很是怡然自得,熟练的旋开两个控制板钮。

  “呵~钢千翅,你还真是大言不惭,就让本天才来教教你什么叫做实力~!”断飞廉眸光染上一丝狠厉,双手攥紧操作杆,白嫩的脸颊被蒙上一层莹蓝色的暗光,狠狠咬牙,“断魂气浪!”

  狱镰骑的断魂刃飞速旋转,滚滚浪潮般的气浪如同遮天蔽日之势,赫然而出,断魂刃两面皆铭有诡异锁魂的纹路,一阵阵释放着幽绿色的诡异流光。

  断飞廉的眸光变幻成如刀枪一般敏锐凌厉,他猛烈向前挥动操作杆,暗绿色的狱镰骑犹如闪电一般爆裂袭来,一股狂暴的气流被卷起,带起刺耳的呼啸声。

  钢千翅淡淡的看着远处那方滚滚浓烟,夹杂着刺眼的碧绿色幽光猛烈袭来,凝神片刻,前方的铺天盖地而来猛烈气浪,嗡鸣声起,如同万千鬼厉嘶吼哀鸣,整片天穹都似要坍塌下来一般。

  “狮吼二式――鹰击长空!”钢千翅瞳孔微微一眯,象牙色的狮吼气浪似龙腾盘旋,从战刃蜿蜒长啸而出,整个赛场范围瞬间狂风四起,狮鹫骑背后,一道挺拔狮鹫之影若隐若现,黑漆色的翅翼裹挟着汹涌的飓风,每一片黑羽都如同那天下最锋利的剑刃。

  “哇!比赛刚一开始,双方选手就不约而同的使出了招式,这是打算秒杀对方吗?!”胡一刀抬手抹去额头因为紧张冒出的虚汗,激动的音调微微上扬,“还真是精彩啊!”

  黑曜石般的天空赛场,恢宏雄伟,滚滚浪潮一般扩散的涟漪掀起秋风扫落叶的凶猛姿态,赤焰七星紧张汗珠密布,香港正版挂牌全篇,攥紧栏杆的手心一片湿滑:“这是试探……”

  “嗯。”赛场上的粼粼波光在星仔的眼底泛出幽冷的光泽,他神色笃定,“一般来说,对于陌生的对手,都会先使出几招来试探对方的底细,实力到底到了如何的地步,这样就会对对方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那么难道不会有人故意保存自己的实力吗?给对方一个虚假的印象。”谜倾白侧身望向赤焰七星,神情微微一紧。

  “这不用担心,关于爆裂天使的实力我们已经通过视频了解很多了,这还得益于高科技队的帮助。”赤焰七星双眼晃着涟漪,神色有一瞬间的柔和,转瞬间坚定暗沉,“所以钢千翅的做法应该不是试探,而是直接打算用相对应的招式来攻克对方。”

  战刃相撞的刺耳嗡鸣,碧色与象牙色两道锃亮的光芒犹如实质的剑刃,从两辆骑刃王那钢筋铁骨般的身躯中间炸开。光芒骤闪轰开,周围空间瞬间绚烂,密集的奇异纹路滋长扩撒,携着一股极为强悍的力量,在战刃相碰处滋生出四溅的星火。

  断飞廉眸底闪过一丝流光,暗暗咬紧牙齿,前后拉开操纵杆,与狮鹫骑穿插而过。之后那裂天般的断魂气浪震出,无形的气势逐渐升腾,还未铸成之际,狮鹫骑已经携着闪电般的速度猛烈冲过来,当空相撞,战刃也极速的碰撞在了一起,搅出万般星火。

  断飞廉眸光惊惧,身法更是鬼影重重一般,操作着狱镰骑如同鬼魅一般穿梭,但无论是何时何地,每当他还未凝聚好出招的那一时,狮鹫骑总能精准无误的袭击上来。转眼间两人已是交手十几个回合,狮鹫骑的狮吼气浪肆意倾泻挥发,如银河坠地,狱镰骑的断魂气浪如同死神索命,斩肉断魂,两辆骑刃王像是两头疯狂的凶兽,互相的碰撞,撕裂、吞噬。

  “可恶,为什么,你总能知道我每次凝聚招数的瞬间?”庞大的狱镰骑的身体停在狮鹫骑的对面,碧绿的纹路蔓延在断魂刃两侧,散发着幽绿色的涔涔荧光,断飞廉直接恼怒的咆哮着。

  “难道……”断飞廉脑袋直接如同惊雷滚滚闪过一道厉芒,不过下意识的被他否决,抿着泛白的嘴唇,“这不可能……明明已经把那些视频全部封锁了……”

  “怎么不可能?”钢千翅琥珀色的瞳孔无尽的幽深,唇角轻勾,似是裹挟着揶揄的笑意,“我知道你的打算,我们圣兽队的作战招式全网流传,估计已经被你们研究的差不多了,所以我们怎么不能研究你们的招式呢?”

  “可是……那些你们是不可能看到的!”断飞廉金色眉宇紧蹙,语气明显带着浓浓的不可思议的惊惧。

  “怎么不可能~一切皆有可能~!”钢千翅眸光微微一眯,笑意阑珊,“况且我也是很佩服你们,全部视频下来,每次使用的招式都差不多,这可让我们省了不少时间研究你们。”

  “偶对~”钢千翅装作刚想起来的样子,“除了那个叫剑长歌的,不过此人出场概率极少,对于他我们还没有研究清楚。至于你~”

  钢千翅唇角在室内蓝色荧光的侵袭下,勾勒出浅浅弧度,接着道:“已经完全研究透了~”

  “你不要太嚣张了!”断飞廉脸色微微恼怒,额头青筋剧烈跳动,直接犹如凶狠的小狮子一般张牙舞爪,“你也被我们完全研究透了!相互借鉴学习教育理念与方法。香港秘典期玄机图你也别得意!”

  “哦?是嘛?”钢千翅笑得若无其事,眉梢轻扬,“那你还被我一直牵制?不过你太慌张了也许根本没发现,我用的招数啊……是新的~这在我以前比赛上根本没有出现过的招数~”

  观看台四周的琉璃壁灯闪动出零星的朦胧色彩,恍若漫天星辰般,投射出赤焰七星身上一片朦胧光影,他紧盯着赛场,眸光如炬:“其实我们昨晚就已经打算好了,对于爆裂天使这样的队伍,我们最好是不要在使用以前的招数。”

  “这样胜算就高了些……”谜倾白内心明显有些轻松,眸光泛出细碎的光芒,“而且钢千翅他手底还有惊鸿领域,虽然上一次失败了,不过吓唬吓唬人还是可以的……”

  “是的,所以对于这场比赛我并不是多么担心,我只怕那个赛场机关……”赤焰七星眸光锐利犹如鹰隼一般紧盯赛场,音色少有的冷冽,“算算时间,五分钟快到了……!”

  话音刚落,伴随着钢铁扭转声响,那道庞然大物般的圆形赛场中间已经出现了细小的缝隙,通体漆黑闪动着诡异的金属光泽,围绕着圆柱体板块相互交错,犹如铁花关闭般,四周的板块逐渐向下翻转,逐渐相拢,过程极为缓慢。

  “哇!开始了!”喧哗之音犹如浪潮般,从四面八方滚滚而来,场上的紧张感散发到了极致。

  “你们看,爱妃的狱镰骑还在板块的边缘处!”尖锐的少女音色惊恐的大叫到,“爱妃快要掉下去了,啊啊!”

  没错,此时断飞廉的狱镰骑不偏不倚正好在一片跌落的板块中间处,离着那中心圆柱还有7,8米远的距离,而他也敏锐的感觉到了逐渐倾斜的而往后不自主滑动的狱镰骑。

  “怎么样,我可是一早就锁定了这个方位,最安全的中部~”钢千翅音色磁性而低沉,恍若清风袭来,“现在角度已经倾斜了45度,别这个平面如此光滑,凭借骑刃王抓地能力根本就不可能在上来了~”

  “呵呵……是吗?”断飞廉墨绿色的瞳孔在暗沉的室内犹如流光般闪耀,嘴角抹起诡异的弧度。

  不知怎么,钢千翅的内心忽然荡起惊涛骇浪,呼吸有些急促不稳,他眼眸微瞪,下意识的握紧操作杆,不声不响的旋起狮吼气浪。

  “如果是一般骑刃王,没准就如同你猜测的那样直接下去了~”断飞廉柔和忧郁的邪肆容颜在周围蓝色荧光的映照下,越加显得优雅,“虽然我的狱镰骑不是超级骑刃王,这点比不上你的狮鹫骑,但是这可是技术型的骑刃王~技术型号本来就变幻莫测……而且在虚拟官方的安排下,我们爆裂天使的轮胎都经过了特殊的改造,着实增加了抓地能力。所以……”

  “很遗憾~你想错了……!”断飞廉瞳仁流露出烁金流光,他压下操作杆,汹涌的断魂气浪宛若洪水,流淌滚动,不断向外凝聚成实质状的涟漪。

  断飞廉侧身转眸,在众人的惊呼下,并没有采用沿着最短的轨迹,直接冲上去,而是沿着以狱镰骑为点的那个圆周,绕着圆柱体划着圆圈。两块壁板的接连处已经随着板块闭合分开,导致狱镰骑每次经过相同的地方都避免不了来一场空中飞跃。

  黑曜石般的赛场周围恍若星云扭转,即将闭合的板块上就像是有一道陨石流光在围绕着圆柱中心极速旋转。

  钢千翅眸中剧颤,琥珀色的眸子瞬间掀起万丈狂澜,他不知道断飞廉会从何时何方位汹涌袭来,所以一直谨慎观察四周,鼻尖微沁的汗似细碎的钻石闪烁,锐利的瞳孔如同鹰隼般,凝视着周围那环绕着暗绿色的身影,下意识的按压起了操作杆,狮吼刃之上,白色纹路逐渐闪烁起光芒,犹如细碎的白色花蕊绽放。

  狱镰骑在犹如黑曜石闪耀的铁制板块之上跳跃而过,身姿迅速,化作实质的碧色流光,如同星辰在墨空中化作的轨迹流光。

  “小廉这样做很聪明……”剑长歌挑眉,温润如玉的面孔上是尤为赞叹的目光,“比起朝着最短轨迹,也就是最大斜坡的横冲直撞,这样的方式的确会安全许多。而且快速旋转的同时,也会产生一种向心力,同时会保证骑刃王不那么快跌落下去。而且,这样的方式也会给对手一种威吓感,毕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小廉就会袭击……很好的吻合了小廉的长处,寻找对手的弱点并做出猛烈一击……”

  “嗯~”略微懒散的稚嫩音色从旁边响起,司空轮面无表情的望着纯净的天穹,双手懒散的背在脑袋后。

  “……司空……我看你似乎……不怎么在意小廉的比赛?”剑长歌眉头一皱,音色微微冷冽。

  司空轮低笑,面部蒙上一层阴影,墨色瞳孔逐渐染成了岩浆般的赤红,玩味的说道:“无关紧要的蝼蚁~我何必在意?”

  他也没有要刻意伪装司空轮,本就是唯我独尊的性格,这一次附身只不过是为了和赤焰七星比一场赛,就算被爆裂天使的人发现,他也有千百中方式控制他们。

  “你……司空,你这句话太过分了……!”剑长歌面色微含薄怒,音色清冷如同环珮碰撞,“我知道你的情绪很不稳定,小廉之前也告诉过我你的病情最近加重了……但你也不能这么侮辱人……!”

  剑长歌快走几步,想抓住司空轮,面试题你怎么理解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却不小心被自己的脚绊倒,直接倒霉的摔在了地上,整个过程,尤为迅速。